叶坎宁

原谅我一生蛇精兮兮笑点低。

对不起…我有罪…
被b站弹幕搞得萌上了成玉…
想写…
然而另一个坑还在等我填土…

【中考攒人品第二弹】【双花】 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家好,在下叶坎宁。

于三个星期前看完了全职。然后萌上了双花。

明天中考了,所以发个文攒攒人品。


                        到底发生了什么?


  Am.9:27

  张佳乐睁开了双眼。

  他享受的从床的这头滚到那头,终于发现了不对。

  这尼玛不是大孙的床吗!他惊恐的翻下床,看着身上的龙猫睡衣,终于放下心来。

  也不知道是放下了什么心。

  卧室的门突然开了,孙哲平穿着轻松熊睡衣,有几根头发翘了起来。

  挺可爱的,张佳乐心里想。

  “张佳乐,该起床了。”孙哲平看着张佳乐慢吞吞地点了点头,开始以乌龟般的速度挪动,又回到了厨房。

  豆浆机发出欢快的声响,孙哲平把豆浆倒进马克杯,又把切好的火腿、青椒和葱花到进鸡蛋面糊里。

  有火腿的菜总是不用再多放盐的,它本就是提升鲜味的美食,在胡麻油的激发下散发出一点独特的香味。

  火开得并不大,但在张佳乐来到厨房前还是烙好一张。

  张佳乐把凉拌茄子从冰箱里端出来,摆到餐桌上,这时,孙哲平又从锅底扒下一张色泽金黄的鸡蛋饼。

  张佳乐突然想起了自己是在孙哲平的床上醒来的,开口问:“大孙,我怎么在你床上?”

  孙哲平顺口答了个不知道,像完全没有感觉到张佳乐瞪他的眼神一样把冒着油的蛋饼翻了个面。

  但这是真话啊,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跑来我卧室的?孙哲平背对着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无奈的想。

  Am.5:49

  孙哲平被压醒了。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半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的张佳乐,伸手推了推,推不动。

  孙哲平认命的叹了口气,翻身坐起,轻手轻脚的把张佳乐的头搬到枕头上,给他盖好被子。

  看着张佳乐安静的,嘴角又残余着一丝笑意的睡颜,孙哲平犹豫了一下,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虽然时钟已经走到了5:56了,但孙哲平还是决定再睡一会。

  他温柔的圈着张佳乐,阖上了双眼。

  Am.8:51

  孙哲平醒来。

  他看着怀里熟睡的人,又一次在张佳乐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早安,乐乐。”他低声道。

  然后摸着嘴角,低低的笑出了声。

                                                                        完


     在这里也祝所有初三生们考的都会,蒙的都对!

花了半下午吧,有点渣。
第一次画条漫。
为了中考攒人品。
也祝其他初三学生金榜题名。
梗是萨摩大大的time2里的。
双花大法好!!!
繁花血景一万年!!!

准备练字。
瘦金书。
吴邪的私家笔记。

  父亲的手虚虚的搭在她肩上,她知道这是他低血糖了。
  父亲的血糖一直很高。
  她知道,所以她把手中的芝麻糯米团递给了他。
  父亲没有吃。
  她想起刚才父亲对自己说的话
  他说“你只要考上一个中等的高中就不错了。”
  他说“你如果一直留在这,现在成绩一定特别好。”
  他说“我没有想到去老师家只要半个小时,我八点多走的,又蹲在门外等了半个小时。”
  她还想起她说自己饿了,父亲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加快了脚步。
  走了一会儿,她问父亲“你要给我买什么吃的啊?”
  父亲说“我没打算给你买吃的。”
  她有点郁闷,又问“那你为什么要从这边走?”
  父亲说“多运动运动,减减肥。”
  她信了。
  但没过多久,他的脚步停在了一家十九元自助火锅面前。
  进去又出来。
  “现在已经十点了,吃完就不早了。”
  接下来父亲给她买了糯米团子,状元饼,芝麻烧饼,酱香饼和葱花鸡蛋饼。
  “面店关门了,一会回家泡方便面就着这些吃吧。”
  “一会回家你开门吧。”父亲的声音有点虚。
  “好。”她回答。
  可回家还是父亲开的门。
  泡面好了,板凳只有一张,父亲说“你坐板凳,坐马扎你够不着。”
  她想说,你也够不着。
  但她没说。
  她吃的很快,也吃的很少,父亲诧异的问“你怎么不多吃点?”
  她说“我吃饱了。”

  现在父亲正吃着泡面,我坐在马扎上打字。
  他有两个手机,一个开的欢乐颂,另一个开的史密斯夫妇。
  生活与硝烟交织,抒情与紧凑混搭。
  他说“这就叫一心二用。”
  我笑了,其实是一心三用吧。
  但我还是没有说。

  上文所有的她都是我。
  我突然想记住今天发生的事。
  但我的记忆力很不好,不写下来 我明天就会忘了这些。
  我的父亲是一个有些没有上进心的,有些邋遢的汉子。
  他身上有好几种病,发病了很严重。
  我母亲与我父亲离婚了。
  这不是他们任何一方的错。
  他原来挺胖的,但现在不胖了。
  他原先脾气很差的,但他现在几乎不和人生气。
  他为了让我好好中考留在了这个食堂。
  写到这里我的眼睛突然有点酸。
  这就是我的父亲。
  一个平凡的,却又可以在两分钟内炒出一碗美味炒饭的厨师。
  其实他不是平凡的,他是我爹。
六年,让一个脾气暴躁的汉子变成了一个从容忍让的汉子。
  这只是一个女儿对父亲的碎碎念与炫耀。
  也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碎碎念。

收拾东西,走人呀。
哪都待不长呀。
故人啊,故乡啊,都离了。
别了。
再见了。
然后,新的开始。

神经病到底有没有春天
苏三省重生性转西皮糖酥

            50

  李小男脸红了。
  苏三省这时候才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李小姐,是苏某逾越了,苏某向您赔个不是。”
  一时冲动虽爽,可看着李小男的反应,苏三省又后悔了。
  李小男看着这个有些慌张和无措的女孩再一次肯定,这绝对不是演出来的。
  她用自己可以得影后的演技肯定,那晚的狠辣与残忍不是演出来的,慌张和无措也不是演出来的。
  那苏三省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是卧底,还是对她有意思?
  第二种不可能吧,唐山海对她那么无微不至,堂堂前重庆机要处主任,机要处主任!
  一个机要处主任和一个副区长是怎么勾搭上的?
  军统上海站又怎么会埋下炸药?     
  炸药这种东西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引火烧身,分明就是提前安放,免得泄露机密。
  那个军统上海站,只是一个壳子罢了。
  里面装着腐肉。
  而苏三省应该是真的讨厌留在上海站的这些人。
  看她对自己和唐山海的样子,温柔,平淡,仿佛一只刺猬收起全身的刺露出了肚皮。
  李小男叹息,军统的那些腐朽究竟让这姑娘受了多大的气呀。
 
             51

  见李小男迟迟不说话,苏三省更着急了,她正准备再次道歉的时候,李小男开口了。
  “没关系,三省。”她笑的很灿烂,“我还要谢谢你呢,我完全没留意,要真这么出去我丑可就大了。”
  “李小姐,你刚刚叫我……三省?”苏三省有些不可置信的问。
  在她的记忆里,李小男只叫过她一次三省,还是为了去见陈深。
  而现在她居然主动叫自己三省!
  那她刚刚楞着不动,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李小男又开始心疼苏三省了,这姑娘的语气分明就是不可置信,她不相信有人会对她这么好。
  这是在军统到底是吃了多少苦啊,一个副区长,居然会因为这点善意感激。
  李小男知道,在这个时候卧底来的军统,任务肯定是要盗取那个未知名字的计划。
  也许可以让陈深和两人结盟。
  李小男的心思转的很快,实际上也只过去了几秒的时间,她带着一点笑意开口道“我当然是叫你三省啦,你也别叫我李小姐啦,叫我小男吧。”
  “……好,小男。”苏三省突然有点儿恨自己上辈子为什么不是女儿身。
  可如果上辈子也是女儿身的话,自己和小男,还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呀。
  苏三省突然有些失落。
 
             52

  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从陌生进到了熟人。
  一个好的开始。
  唐山海刚才只是路过,他是去和陶大春接头的,所以受到惊吓后很快就去办正事了。
  于是苏三省和李小男一起去买了鱼和冬菇。
  回到同福里后,也是两人做的菜。
  苏三省炖了鱼,又炒了青椒肉丝,李小男焖了米饭。
  两人把饭盛好,苏三省先开了口“我知道李小姐是医生。”
  “而你的代号则是一剪梅。”李小男很平静。
  “我还知道陈深也是你们的人。”
  “你看到了我和他的关系,这个不难猜到。”
  “你们在找归零计划。”
  “这就是那份计划的名字?”
  “你们不知道吗?”
  “你们牺牲这么多人,卧底进来也是为了归零计划吧。”
  “是。”为了你,是我想保护你。苏三省在心里说。
  “那么你们可以和陈深合作,如果能得到归零计划,我们可以分享。”
  “宰相离开了吗?”苏三省问出一个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是你告诉了她?”李小男的表情变了。
  “她告诉我,她还有一个妹妹也在上海潜伏着。是不是你?”
  “是。”
  “那么,李小姐,合作愉快。”苏三省开了一瓶白葡萄酒为两人倒上。
  举杯相碰。
 
            53

  在她们开吃之前,唐山海回来了。
  默契已经今非昔比的苏三省和李小男交换了一个眼色,还是由苏三省先开口“唐,这是医生。”
  “李小姐!”唐山海很惊讶,说实话他真没有想到这一茬。
  不过看来两人已经交流过了。
  原因也很有可能是他受的那个惊吓。
  “没有想到?”李小男笑眯眯的问。
  “李小姐的潜伏技术真是出人意料。”
  “我们准备合作。”
  “你们在76号的内线……是陈深吗?”
  “没错。”
  “唐某的代号是熟地黄。”
  “那么,合作愉快。”
  苏三省又倒了一杯白葡萄酒递给唐山海,三人举杯相碰。
  “合作愉快。”

这一更本来应该在元宵节就放的,然后突发状况就挪到了今天。
其实今天是宁子生日(=^▽^=)
宁子去吃生日大餐啦(*^ω^*)

  

 

神经病到底有没有春天
(苏三省重生性转西皮糖酥)

              44

  无论如何,陈深还是同意了毕忠良让李小男与苏三省搞好关系好刺探虚实的目的。
  而代号为医生的李小男自然是同意了。
  于是她就来同福里串门了。
  于是苏三省开始紧张了。
  于是唐山海就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苏三省。
  这个笑的那么羞涩那么乖巧在李小男的笑脸下完全无所适从难得像个姑娘的人真的是苏三省?
  真的是他认识的苏三省?
  真是太可怕了,唐山海默默的退后了几步。

              45

  李小男也觉得这个苏三省完全不像她在华懋饭店看到的那个冷酷又残忍的女人,反而像一个乖巧羞涩文文静静又有点别扭的小姑娘,怪阿姨李小男不禁捂住了胸口,好可爱!皮肤好白,脸好嫩!
  但是衣服怎么只有几件啊!
  一会儿就带她去买衣服,难得母爱泛滥的李小男心里想。

            46

  所以两人去逛街了。
  唐山海细心的给苏三省的包里装了至少一百块钱,他知道苏三省身上至少带着两把枪和六个弹夹,算是装备齐全,但他还是细细的叮嘱了苏三省一番。
  苏三省也没像平时那么面瘫,而是带着一点儿轻快的应了一声。
  唐山海突然有点不开心。
  为什么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就得不到这样待遇呢?
  羡慕李小姐。

            47

  于是两个人就愉快的开始逛街买买买。
  苏三省又有了两件裙子一双鞋(李小男挑的),李小男也买了一件大衣。
  两人逛累了,就在凡尔赛咖啡馆休息,喝咖啡,吃甜点。
  苏三省给李小男点了栗子蛋糕和咖啡,自己还是玫瑰奶茶和黑森林蛋糕。
  苏三省买单。
  而李小男则垂眸,心里震动极大。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喜好!
  她究竟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的身份!她是卧底吗?如果不是卧底,有必要再小心一点了。
  而苏三省的眉眼则弯了弯。

           48

  李小男这顿甜点可是吃的食髓无味。
  而苏三省正相反。
  苏三省吃东西的样子真像一只仓鼠,李小男胡乱的想,一秒钟后就自嘲着想还不知道她是敌是友呢就想这些没用的。
  心乱如麻的李小男自始至终都没认真吃蛋糕。
  所以起身准备走人的李小男很惊讶的看着苏三省向她靠近,靠近,再靠近。
  一只手伸了上来,轻轻抹走了她嘴角的蛋糕屑。
  “李小姐,以后不要这么粗心了 。”苏三省笑得很温柔,有光照在她脸上,洗去了了她所有的阴冷气息,只余,让人窒息的美丽。

            49

  李小男,代号医生,共产党员,信仰坚定。
  她觉得自己被一个姑娘撩了。
  还是一个并非我党的妹子。
  主要是她替自己擦蛋糕屑的神情太认真,太温柔了。
  如果自己是个平民百姓,如果她是男人,自己一定会被她迷死的!
  而另一边的唐山海已经进入到郁闷状态了。
  这什么情况?
  不近人情面瘫严谨的苏三省也会笑的这么温柔,也会做这么贴心的举动,也会给人买单,虽然拿的是自己的钱。
  还有她上午羞涩又乖巧的小媳妇表情,说话声音低了八度又轻又软,动作也轻了好几分……
  就是因为李小男?
  唐山海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