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坎宁

原谅我一生蛇精兮兮笑点低。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琚。 @海粟

突然想起一首诗。

     我的名字

     普希金

     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

      它会死去,

      象大海拍击海堤,

      发出的忧郁的汩汩涛声,

      象密林中幽幽的夜声。

      它会在纪念册的黄页上

      留下暗淡的印痕,

      就像用无人能懂的语言

      在墓碑上刻下的花纹。

      它有什么意义?

      它早已被忘记

      在新的激烈的风浪里,

      它不会给你的心灵

      带来纯洁、温柔的回忆。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暂且当做是,吴邪想对小鸭梨说的话吧。

【巍澜】失温(雨中下跪之后)意识流

  沈巍放任自己沉在水中。
  他静静的听着雨声,蜷起身体。
  淋着雨的时候很冷,寒气都进了骨子里,他跪着,心不甘,情愿。
  如果有可能,他只想跪赵云澜一个人。
  沈巍知道自己已经出现了中度失温症状,他应该去补充热量,并且换上干燥保暖的衣物。如果再不动作,他就会在浴缸里睡着,又被水花呛醒。
  但他就是不想动。
  谁规定地星令人闻风丧胆的领袖黑袍使不能稍稍脆弱一下呢?
  而且今天他为求医找了借口,所以赵云澜由大庆照顾,大抵出不了什么事。
  真冷。
  他迷迷糊糊的想着,却被一双手拉了起来。
  他的眼睛开始聚焦,赵云澜的音像由模糊到清晰。
  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赵云澜有点生气。
  那双手扶着他躺到床上,又摸索着为他盖上被子。
  从来没见过他照顾人呢。沈巍的大脑还是混沌的,所以他很遵从本心的笑了笑。
  是很天真纯良的笑容。
  可惜赵云澜看不见。
  他只是又摸索着去厨房翻找蜂蜜,倒腾了一杯蜜水,慢慢的喂沈巍喝下。
  在蜂蜜水入喉的那一瞬间,沈巍突然想到一句话:
  万好不及君。
  这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话,现在想想,多合适啊。
  反正这一生,不论荣华富贵还是穷困潦倒,都不及一个他。
  柴米油盐酱醋茶,人生百味是清欢。
  只要是他就够了。
  
  
   作者的话:其实脑洞缘由是今天下大雨,路淹了,宁子在公交车上被困了好久,被我妈救下来的时候差不多凉了(╥╯﹏╰╥)ง😭
  后来到了车上我就开始发抖,头脑一片空白,被我妈喂了很多姜水才恢复过来。
  昏昏沉沉中突然想到,沈巍淋了雨之后会不会也像我一样呢?
   我觉得剧版中一直都是沈巍在照顾赵云澜,而赵云澜却不见了原著中花二十多分钟洗茶杯的尝试与体贴,故此写了这样一篇意识流。毕竟,沈巍,黑袍使,也是一个人,在生病时也会有那么一点脆弱吧。巍澜二人都需要彼此,不能只是沈巍一味地强势,否则这也不是我们的巍澜了吧。而且,原著的澜澜也很A啊。
  

渣画,求轻吐槽。
愿白居过隙,巍澜可期。

新人渣剪,求轻拍。

【巍澜】让酒 UP主: 季容青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00588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2BECD142-07BD-4C76-9BD2-85A6715290EC59226infoc&ts=1534044112609

对不起…我有罪…
被b站弹幕搞得萌上了成玉…
想写…
然而另一个坑还在等我填土…

【中考攒人品第二弹】【双花】 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家好,在下叶坎宁。

于三个星期前看完了全职。然后萌上了双花。

明天中考了,所以发个文攒攒人品。


                        到底发生了什么?


  Am.9:27

  张佳乐睁开了双眼。

  他享受的从床的这头滚到那头,终于发现了不对。

  这尼玛不是大孙的床吗!他惊恐的翻下床,看着身上的龙猫睡衣,终于放下心来。

  也不知道是放下了什么心。

  卧室的门突然开了,孙哲平穿着轻松熊睡衣,有几根头发翘了起来。

  挺可爱的,张佳乐心里想。

  “张佳乐,该起床了。”孙哲平看着张佳乐慢吞吞地点了点头,开始以乌龟般的速度挪动,又回到了厨房。

  豆浆机发出欢快的声响,孙哲平把豆浆倒进马克杯,又把切好的火腿、青椒和葱花到进鸡蛋面糊里。

  有火腿的菜总是不用再多放盐的,它本就是提升鲜味的美食,在胡麻油的激发下散发出一点独特的香味。

  火开得并不大,但在张佳乐来到厨房前还是烙好一张。

  张佳乐把凉拌茄子从冰箱里端出来,摆到餐桌上,这时,孙哲平又从锅底扒下一张色泽金黄的鸡蛋饼。

  张佳乐突然想起了自己是在孙哲平的床上醒来的,开口问:“大孙,我怎么在你床上?”

  孙哲平顺口答了个不知道,像完全没有感觉到张佳乐瞪他的眼神一样把冒着油的蛋饼翻了个面。

  但这是真话啊,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跑来我卧室的?孙哲平背对着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无奈的想。

  Am.5:49

  孙哲平被压醒了。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半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的张佳乐,伸手推了推,推不动。

  孙哲平认命的叹了口气,翻身坐起,轻手轻脚的把张佳乐的头搬到枕头上,给他盖好被子。

  看着张佳乐安静的,嘴角又残余着一丝笑意的睡颜,孙哲平犹豫了一下,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虽然时钟已经走到了5:56了,但孙哲平还是决定再睡一会。

  他温柔的圈着张佳乐,阖上了双眼。

  Am.8:51

  孙哲平醒来。

  他看着怀里熟睡的人,又一次在张佳乐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早安,乐乐。”他低声道。

  然后摸着嘴角,低低的笑出了声。

                                                                        完


     在这里也祝所有初三生们考的都会,蒙的都对!

花了半下午吧,有点渣。
第一次画条漫。
为了中考攒人品。
也祝其他初三学生金榜题名。
梗是萨摩大大的time2里的。
双花大法好!!!
繁花血景一万年!!!

准备练字。
瘦金书。
吴邪的私家笔记。